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風的傳說


仿佛複制得N年前的場景,風輕輕掠過我的清醒,將一片雪花再次寫入掌心,那么純潔晶瑩,連周邊的絨花都透著絲絲令人無可抗拒的感動。我驚疑雪的溫柔,雖然這將預示春天會紅著臉,映照在我的體感裏。但,我生怕一瞥回眸會摧毀夢的世界--畢竟雪的孕育需365個日出日落!拉出去的身影很長很長,宛如思緒,卻不敢隨意收斂腳步,哪怕些許的顫動,無疑會驚醒熟睡的machine made sequin embroidery雪花。讓她在甜美中睡會兒,不要打碎她幸福的笑翳……

風,使勁撕扯著我的N年前。盡管有些驚懼,然風是無情的,它可以隨意自己的勾當,任意擺布你的喜怒哀樂,甚或春夏秋冬的場景轉換,你只如遠離母親的嬌兒,在風的肆虐中任你無能為力。她來了,突然得讓我手足無措,堅定如鳳凰涅磐。那是一次演講比賽,無論口才與氣質,仰或聲情與舉止,在我評判的標准裏,絕對值得培養。其後的接觸,她沒有辜負所有人的期望,以她特有的清純與勤奮,贏得了單位的贊賞。望著那朵潔白的雪花,我將滿腔的擔心與希望完全托向蒼茫的天宇,甚至希圖上蒼將雪花飄向恒久,她是聖潔的,是上帝賜予的心動。

一切是從講故事開始的,天南海北,古今中外,傳聞軼事,經典傳奇無所不談,她的愛好與涉獵令我歎服,對於舞文弄墨遠非愛好所擬。特別她的寬容與隱忍更是讓人無可比照,而她的家則是她永遠的痛,我不忍觸動那顆受傷的心,僅只溝勒出她的輪廓:靚麗可人,溫情嫻淑,果敢中始終透示著理性與執著。在她的世界裏,羊群裏的大灰狼絕對是現代板的灰太狼,不設防的角落綣縮的總是受害者。在她向我哭訴中,我無奈剪下天邊的那一輪紅日,包起她顫抖的聲音,任由紅色的玫瑰凋零在無情的黑暗裏。望著她孱弱的身軀,真想上前去給她一個支點,好讓她催動陷在泥土裏的腳印。但,沒有,或許本能的自私讓我悔恨至今,我只有灑脫著兩行熱淚,默默的,默默的凝望著身影的漸漸小去。我知道,她踉蹌的腳步無疑會磕碎所有的燈光,而稱之為“家”的門裏,充盈著漫無邊際的寂寥,沒有任何溫情與財富。夜空,由於她的離去,不再明亮,最後一顆流星瞬間劃破了我的手掌,沒有血,只有痛。轉天,我拿出她送我的電動須刀,像按緊一支蛋糕上燃燒的蠟燭,許下一個足以讓春天釋懷的夢,關於風的撕裂與夜的瘋狂後,泥土裏頑強的wine tasting綠色,那是一片盎然,一幅山水。她的生命就在於不屈不撓,像梅,如荷。

風匆匆經過我的杯口,於是,思念便將情緒慢慢調濃,蒸騰起縷縷霧色,把天空鋪展成一個又一個的夜,又將每個夜晚裝幀為一本精美的書稿,盡管沒有任何文字,但總想聽到熟悉的翻頁,以至那輕盈的風聲。愉悅、委屈乃至尷尬她都會第一時間或傾訴或眼神送達我意外的欣喜,聽到她滿可令房間躍動的清脆,我會坦然遊離茶杯,靜靜欣賞她眉宇間閃現的文字,而當將一切在流動的空氣中轉化為正能量的時候,一塌糊塗的淚臉即會瞬間綻放出五彩繽紛。那時,我腦際突閃一個詞:“天使”!於是,把時間放在微笑裏,靜靜的聽,細細的看,最終將她的故事緩緩注進杯中,升華為一團碧綠,無疑,我開心著她的開心。

幼時聽大人說,世間有一位永不會老的老人,牽著你的手關愛你一生一世。我不信,絕對,那不是生命的邏輯。近暮,徹悟--我們生活在時間裏。從手指間逝去的光陰可怕中交織著殘酷,五個年頭的相識、相熟到交心,可謂超音速。那是一個慶幸她終有歸宿的傍晚,手指間的短信剛飛出視線,一聲淒婉的哭聲透過聽筒將一簾薄暮撕得粉碎,一片片尖刀似紮上心頭。剛入新房的新娘從天經到地義豈可受此殘忍!我憤而起身,將水杯狠砸在窗邊,滄桑人間,芸芸眾生,何不容得一個嬌弱女子。勸慰,開導動情了滿天星鬥,隱隱間,有種心悸的預感。曾經,虔誠於廟堂觀殿,祁福禱祝;曾經,默念於白晝輪回,幸降於斯。我生命中缺不得她天真且頑皮的爽朗。無數次,佇立窗前,看迎風飛舞的雪花,像極了遠方的你,窗上的冰花,慢慢凝實成一個女人的溫婉;也無數次,登高遠眺,賞天邊翱翔的飛鳥,讀懂了你,山上的嫩綠,久久地呈現出一個女人的廣袤。

然,揮之不去的,受傷為何總是你。多少次,記下文字的沖動被扼殺,傾聽聲音的奢望被壓制,但夢中縈繞卻無能為力。那是一個山草樹木,水天一色的世界,勢利、金錢被驚濤蕩滌得幹幹淨淨,只有一朵豔荷,在魚兒的喜戲中把滿臉的愜意無私灑向太陽,任微風把枝幹搖曳成動聽的歌謠,飄出很遠很遠。曾記否,那個正月,我倆對坐酒摟,從不飲酒的我,趁著思念淺嘗了一盅醇烈,熱辣燒得手臉通紅,慚愧於你將愁煩盡釋杯中,那刻,我深知毫不做作的你給了我太大信任與天空,沒有雜念,不摻溫柔,盡只開懷酣暢。相互間通透如兩個玻璃體,心跳的共鳴扔下滿桌狼藉。而今,玫瑰莊園裏還會否有你的身影,就像酒杯中流動的那幾縷詩行?數載一晃,在暮鼓晨鐘的輪轉時序中守候生活,何曾忘卻過心中的季節,荷花才紅,我熠盼著秋去冬來,冬去春來。終於盼到去年的早春。小巷依在,車流還複,只是昔日醉心的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酒摟已經匿跡返古,那抹曾守望的風景早已鑲嵌在一種名叫玫瑰的植物裏,找不到亦辯不清,不安的心總是經不起負載的承諾,不敢驚動咫尺的你,甚或觸碰我們無言堅守的紅線,於是我把它刻寫在太原的記憶裏。如今迎來了曾在心中雋永的季節,走在朔風獵獵的飛雪中,任寒意一點一點侵襲自己的臉龐,希望能從雪雨中找回幾許可以慰籍歲月的端倪。輕輕捧起一朵曾被寒冷打落的雪花,任晶瑩的花瓣從掌心一點點輕盈滑落,當這朵潔白再次與泥水重吻時,我為它們的千祈珍重,只是踅身而去時風會聽到嗚嗚的低泣……的確!雖然殤感。

你,走了,執著著你的執著,漸漸融入暮靄。然而,那份溫柔與純情卻回旋在我的心底,攜帶著醉人的印痕。當故事已遠去,餘味已過往,驀然回首,燈火闌珊之處,再難看到你的影子,我只吮吸著遺憾,在夢裏遙遙相望。也許這是一份真情的告白,也許這是一份遲到的懺悔。我似乎聽到你爽朗的笑聲,與瑞雪飄舞應和著,交織成一道絕美的風景。漠然間,我采下一片枯葉,寫下關於你的寫照的箴言:花開花落都有情,花開花落皆含淚--不公的天平!

你背起負重,向著生活,沿著簡單,把終生百萬個期冀寄與懂事的女兒,自己僅留下真誠與無暇,孤獨承受著來自任何的槍林彈雨。翻開三千青絲,我不知道哪一根可以留給你,但我明白,走過去的必是藍天白雲。於是,肆意揮霍的冬日,我在一行清雪中寫下了,贈與你的斷章,甚或,我在等,和你一樣,溫柔的寒冷,推開柴門,雪在風中依舊飄舞著傳說……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08 2017/09 10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CM

[12/17 VedaSlerceBed]
[12/16 Reargoory]
[12/15 KichUncon]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